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兀自倚楼听风雨。

睡起莞然成独笑,手倦抛书午梦长。

 
 
 

日志

 
 
 
 

《超验骇客》呵,最伟大的是爱情  

2014-04-26 13:45: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如果你认为这种神一样无所不能的人工智能机器不可能被很快制造出来的话,那么,回想一下,西拉特在20世纪30年代预测一个炸弹可以摧毁一座城市,当时的人们把他当作疯子的情景。——雨果?德?加里斯(人工大脑之父) 
   
  哲学意义上的“超验”一词,是指思维或意识的活动超出了经验世界的界限,进入超经验的领域。超验主义是美国的一个重要思潮,兴起于十九世纪三十年代的新英格兰地区,但波及其他地方,成为美国思想史上一次重要的思想解放运动。超验主义是一种唯心主义,强调的是思想、意识的力量,强调的是灵感、奇迹以及个人文化。在一定程度上,超验主义认同人在一定范围内就是上帝。 
   
  现实中对人工智能的研究近似于超验主义的实体推行。人工智能绝非简单的人类给予它们某种功能它们才具备,而是在精神和智能上产生自行进化,并且是指数速度的进化。当人工智能达到一定智能水平(称作“奇点”的状态),它们将拥有完全独立的人格,不再受制于人类的控制,以人类无法想象的速度进化,将人类远远抛在后面。“假设人工智能拥有自我意识,人类的生活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它将会为人类开启永生,还是引向灭亡。” 影片借约瑟夫?泰格博士之口说出对人类现实发展的担忧。 
   
  矛盾与分裂是科技发展必然的产物。人工大脑之父雨果?德?加里斯教授是“人工智能威胁人类”观点的拥护者,但他也表示他似乎要精神分裂。一方面他将制作极其聪明的人工大脑作为人类追求的伟大目标;一方面,他对人工大脑制造成功将产生的前景不寒而栗。高智机器是万亿万亿倍的人工大脑,也就是真正神一样的东西。 
   
  影片《超验骇客》正是基于这样的现实矛盾产生。约翰尼?德普饰演的威尔是人工智能领域首屈一指的研究者,他致力于开创有史以来最有人性的机器人。在开场的演讲中,他展示了现代人工智能的发展,以及未来人工智能必然发展趋势。尽管他主观并非希望改变世界,但认为科技的积极因素远大于其消极影响,推动人工智能的发展如同行着“造神”之事。另一方面,威尔的妻子丽贝卡?豪尔饰演的伊芙林?卡斯特博士则希望可以通过人工智能来改变自然世界、修复自然世界,用非自然的手段来辅助大自然的自然运行。伊芙林的观念本就是矛盾的哲学,这也是影片冲突的根本所在。 
   
  2. 
  世界将其自身缩小成为一滴露水。——拉尔夫?沃尔多?爱默生(美国思想家、文学家,超验主义倡导者) 
   
  雨果?德?加里斯教授在《智能简史:谁会替代人类成为主导物种》一书中提出,面对比人类智能高出万亿万亿倍的人工智能,他预言人类将分裂成两大主要政治集团:宇宙主义者与地球主义者。宇宙主义者认为制造人工智能就像宗教,是人类的使命;地球主义者认为这是一个冒险,也将导向人类的毁灭。事实上,雨果?德?加里斯教授本人既不是绝对的宇宙主义者也不是绝对的地球主义者。对着人工智能的发展,所有人类都怀着颤巍巍的态度,那是对未知世界的恐惧。 
   
  一个最怕死的人会为了心爱的人堵枪口,正是角色设定的立体感。《超验骇客》角色设定有趣的地方也在与此。并不希望科技全然改变世界的威尔,成为人工智能的引领者,甚至是独裁者,人类观念中的“神”。希望通过科技完善世界的伊芙林反倒站在了地球主义者的一端。威尔所代表的人工智能发展超乎她的想象,超验骇客的能力愈发不可控。恐惧恰是来自于这种不可控性,而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不可控性只会增强。 
   
  是否可以通过信任消除恐惧?人类能否信任人工智能?影片对人工智能的态度是温和的,它所展现出的人工智能是不伤人的温柔的友善的。这方面不仅观众看得到,影片中威尔夫妇的导师摩根?弗里曼饰演的约瑟夫?泰格博士、保罗?贝坦尼饰演的马克思?沃特世博士、希里安?墨菲饰演的布坎南特工,也都看得见。可约瑟夫博士还是悄悄塞了纸条给伊芙林,希望她可以逃离人工智能。未知的领域使人类感觉恐惧,强大的能力让人类无法产生信任感。这与对方是否伤害人类没有直接关系。恐惧使人类预见了危险。 
   
  说到底人类之所以研究人工智能,就是希望能够从人工智能处获取既得利益。希望获得好处又不想付出代价,让人类左右为难。与超验骇客交易,彷如同魔鬼的交易,人类得到了重生的能力,却也在一定程度上失去的自我,被套上未知的枷锁。另一方面,人类个体多短视。影片中对超验骇客忠诚者,都是得到超验骇客好处的人。当然也有一部分人是希望得到超验骇客的好处,又不能对其产生信任者。 
   
  3. 
  我之所以走进林间并不是想生活得便宜些或者更昂贵些,而是想以最少的麻烦做些个人想做的事。——梭罗(美国作家、哲学家,超验主义代表人物) 
   
  用梭罗这句话来形容威尔无比恰当。威尔对人工智能的研究并非出于希望人工智能改变世界,而是出于对这件事情认真的热爱。而到后来因为机缘巧合,威尔成为超验骇客,他所作的看似惊悚而伟大的努力,又为非是为了能够与伊芙林更贴近一些。威尔所作的一切,都是在修补自己的后花园,修补自己的人生。 
   
  超验骇客是否还是威尔?是约瑟夫?泰格博士等人共有的疑问。最终得出的结论是超验骇客早已失去人类的情感,成为危险的存在。威尔变了?在新的生活中,伊芙林无法适从。影片中伊芙林与威尔共进晚餐的镜头令人心碎。伊芙林对威尔信任感的动摇使其心情变得糟糕,面对电子威尔的滔滔不绝,她想静静。为了增加相处的实感,威尔制造出自己也在进食的声音,刀叉落在碟盘上的空灵,让人绝望。 
   
  可生存环境的转变导致的何止是威尔变了。从活体人到超验骇客,客观的转变致使威尔必然改变。伊芙林不是也变了,她还爱他,但她更加恐惧他。当别人重复他不再是威尔的时候,她也相信了这一点。马克思博士说服伊芙林加入反抗超验骇客的阵营是这样说的。“改变世界不是威尔的理想,那是你的。”所以现在这个用纳米技术不断修复着世界的威尔早已不是威尔,它只是在扩张自己的权力范围而已。当不信任感钻入爱情的缝隙,如同鸡蛋的裂缝,势必导致好的崩塌坏的建立。 
   
  《超验骇客》并非一部科幻动作大片,而是一部对科技、哲学、宗教与爱情进行着深度探讨的影视作品。它的文学性超越了它的商业价值。影片以两败俱伤的结局宣告了超验骇客研发的完胜,那是人工智能人性化情感化的完全构建。那也是爱情的完胜。改变世界不是威尔的理想,是伊芙林的。因为是伊芙林的理想,因为威尔爱她,所以当威尔有能力去做的时候,才希望打造出她渴望的那个世界。世界将其自身缩小成为一滴露水。我的全世界就是用那滴露水浇灌,在我们后花园中尽情绽放的向日葵花。 
   
  文|苏筱兀。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