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兀自倚楼听风雨。

睡起莞然成独笑,手倦抛书午梦长。

 
 
 

日志

 
 
 
 

互联网思维,给电影下的蛋  

2015-05-05 12:3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豆瓣“我不想承认读过Ta的书”清单上汪国真呼声很高;喜欢凤凰传奇的广场舞大妈一度被认为“这个社会不是老人变坏,而是坏人变老”;有人想组织烂片观赏会,《万物生长》《左耳》《何以笙萧默》是首选。于是,世相说,《我从来没有羞于承认过,无论是汪国真还是余秋雨》;《深圳特区报》记者王俊说,《我们为什么羞于谈及凤凰传奇》;媒体人大宝剑说,“我喜欢《左耳》《战狼》《澳门风云2》《匆匆那年》,关你屁事!”
  
  前者提出质疑,这个社会怎么了?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后者指出,大众审美代表的是一个时代的意趣。审美有很多层次,大众艺术的审美一定是媚俗的、主旋律的、便于传播的。而精英论调,总是与大众口味相悖。假定精英审美是相对成熟的审美,大众审美还处于审美的成长阶段。在需要养分的成长岁月中,汪国真的心灵鸡汤、流行音乐的与心同频,琼瑶亦舒的动人心扉都是不可或缺的。正如作家唐辛子所说,对于成年人来说,“鸡汤”致人肥胖,对于少年少女而言,“鸡汤”令人成长。然而话语权总是掌握在成年人手中,未来却属于成长的一代。
  
  比起世风日下,我更相信“日光之下,并无新事”。现下主流社会中发言最多的80后,曾是饱受争议的第一代。大学时我觉得身边最酷的人不是学霸不是有所专长的人,而是只偶遇过几次却念念不忘的一位头顶“黄毛”,穿着时髦的女教师。她看起来70多岁的样子,在权威人群都批评80后如何垮掉的时候,她与年轻人保持了同样的步调。前卫而英俊,毫无违和感。过去很多年,当成为社会中坚力量的我们去诟病90后、00后的审美时,当我们质疑那些狂热的追星族,看起来更加冲动不靠谱的行为时,我常常想起这位老师,并紧张地反问自己是否已与主流社会脱节。你可以不欣赏主流文化,但不能盲目地全盘否定主流文化。
  
  什么是主流文化?比更白更直白,比赤裸更赤裸。今天,《匆匆那年》《何以笙萧默》《左耳》这样水准的青春片大卖无外乎两个原因。首先,不同于王小帅《闯入者》这类电影工业产物,现象级电影本就是互联网思维给电影下的蛋,是通过大数据精准分析、IP转换率核算后打造出的电影产品。从策划到制作到营销,各个环节都经过严格的市场把控。故事、音效、镜头、演技这些工业电影时代最基本的电影元素,对于互联网产品而言并非必需的。互联网时代下的电影必需的是“超级IP”,也就是一个有市场认知度的作品;作品可以被延伸;人气明星助阵。其次,青春片与时下院线主流观众群体保持一致。如果说电影尚可称为大众文艺,看电影早就沦为一种单纯的社交行为。是吃饭、逛街、唱K之外的另一种娱乐消遣。没有人约会时考虑需要独自思考的电影,换句话说,观众一思考票房准糟糕。大家都在看《何以笙箫默》,都在讨论黄晓明和黄子韬的感情,你怎好一脸茫然?
  
  高晓松在《晓说》中提及(大概意思)人类历史上,科技时代与文艺时代是交错发展的。科技发展到一定程度,人类势必需要停下来思考人性;而文艺创作到一定程度,也总会有伟大的发明出现来打破僵局。现在正值互联网飞速发展的时代,文艺为科技让路,也是自然的事。他预计这样的发展还将持续10-15年,到时人类才能够慢下来,有时间去思考。这些人类为了更好生活所推动的科技,是否真的有必要。现在谁也说不好。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